<progress id="rzr22"></progress>
    <th id="rzr22"></th>

    <rp id="rzr22"><strike id="rzr22"><kbd id="rzr22"></kbd></strike></rp>

    <dd id="rzr22"></dd>
    <tbody id="rzr22"></tbody>
    1. <em id="rzr22"></em>
    2. <button id="rzr22"></button>
      鄒驥:中國有望在2028年之前,甚至更早實現碳達峰
      發布者:admin | 來源:中國能源報 仝曉波 | 0評論 | 855查看 | 2021-09-28 17:43:10    

      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近日公開表示,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意味著,中國將完成全球最高的碳排放強度降幅,用全球歷史上最短的時間實現從碳達峰到碳中和。


      宏偉目標的實現意味著艱苦卓絕的努力。中國該如何邁好步?從現在開始到2030年碳達峰無疑是爬坡邁坎的關鍵期。談及這一話題,能源基金會首席執行官兼中國區總裁鄒驥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指出,全國一盤棋、重繪能源版圖,是當下中國在頂層設計層面的當務之急。


      “‘達峰’時間越早、峰值水平越低,就能為‘中和’爭取更多時間、創造更好條件?!编u驥結合自己團隊的研究進一步認為,中國現在正以漸弱的排放增長率整體步入準達峰的平臺期,“中國將在2028年之前,甚至更早實現碳達峰?!?/p>


      image.png


      重繪中國能源版圖是當務之急


      中國城市能源周刊:不久前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糾正近期各地出現的“運動式減碳”之風,您如何解讀這一政策指示?


      鄒驥:雖然時下各地對于碳達峰、碳中和的路徑規劃還在設計布局過程中,但由于認識不到位,“一刀切”的思維是存在的,很可能出現“運動式減碳”。從這個角度看,中央政治局會議的指示是非常及時的。反觀當前實際,各方仍需要加強學習,補齊認識短板。


      從另一個角度理解,碳達峰、碳中和的時間跨度為10年和40年,其中包括實現我國第二個百年目標的30年時間。因此,要避免運動式、一刀切和簡單化的節能降碳做法,強有力的指導必不可少,這就對決策者、管理機構和智庫提出頂層設計層面的更高要求。要在正視新技術從開發到應用客觀規律的基礎之上,立足當下、著眼長遠、系統謀劃、循序漸進,既不冒進又不懈怠,瞄定方向,向碳達峰、碳中和穩步邁進。


      中國城市能源周刊:在您看來,要如期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我國在能源領域的頂層設計層面,需要遵循什么原則,當務之急是什么?


      鄒驥:今年3月召開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在部署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基本思路和主要舉措時提出,要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那么,具體怎么落地?


      以風光為例,去年底我國宣布,到2030年實現碳達峰既定目標之時,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將達到12億千瓦以上。截至2020年底,全國風電、光伏累計裝機分別達到2.81億千瓦、2.53億千瓦,二者合計5.34億千瓦,也就是說要實現上述目標,未來10年風光裝機增長要超過6億千瓦,年均超過6000萬千瓦。根據目前態勢,有可能超額實現這一裝機目標。


      要實現這一目標,我認為不僅要做好時間軸的節奏部署,還要立足各地資源稟賦,做好地理空間的供需配置與協同。以此為指引,改變傳統思維,全國一盤棋,重繪中國能源版圖應該是當下我國在頂層設計層面需要著力解決的重要問題。只有基于空間分布的定量評估,才有可能真正避免運動式的節能降碳。


      借助綠電跨區協同,構建能源經濟大循環新格局


      中國城市能源周刊:在您看來,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對我國能源版圖的重新規劃提出了怎樣的新指引?


      鄒驥:能源基金會近期已啟動這方面工作,基本思路是基于對中國960萬平方公里不同地區氣候條件、風光資源情況和區位、發展水平的全面評估,重新定義中國的能源資源稟賦。


      眾所周知,我國地勢“西高東低”,被譽為“中華水塔”的重要水源地——三江源區就位于青海南部,這意味著我國水能資源分布自西向東傳遞;而風光資源則主要分布在東北、華北、西北“三北”地區,如內蒙古、冀北、新疆、青海、甘肅、寧夏等地區都擁有大量的風光資源。尤其在西北地區,戈壁灘、沙漠等土地空間資源廣袤,擁有大規模、經濟性開發風光資源的天然稟賦,在這些地區完全有條件通過構建風光水互補集成能源系統,將區位優勢和資源轉化成具備技術經濟性的能源經濟優勢是可期的。


      比如青海就已經在技術上實現了包括龍羊峽水電站在內的黃河上游水電站與風光資源的匹配,滿足電網平穩供電要求的同時,對用戶而言供電質量也更好,對儲能的訴求也會相對降低。金沙江沿岸也具備這一風光水互補的資源稟賦,加之中國已經擁有成熟領先的特高壓長途輸電技術,東西能源經濟大循環的格局即可形成。


      同時,東部沿海密集用能地區發展海上風電、分布式可再生能源也大有可為。


      基于這一思想重新繪制中國能源版圖,未來新能源項目在哪,融資方向在哪,投資回報如何等也就一一勾畫出來了。


      中國城市能源周刊:各地在踐行碳達峰、碳中和目標行動時,應如何處理節能和能源結構轉型的優先級關系,如何統籌兼顧發展、減排與能源安全?


      鄒驥:不同的地區資源稟賦、產業結構、能耗水平等千差萬別。就某一地區或者某一城市而言,通過節能和能效提升盡可能降低碳排放是第一位的;第二才是能源結構的優化,或最大限度挖掘本地可再生能源,或直接引入綠電;第三則是利用碳交易、碳匯、CCUS、碳稅等各種近遠期手段盡可能移除二氧化碳。


      其中,跨區的綠電協同輸送將是非常重要的舉措。設想一下,如果讓經濟發達的東部地區到可再生能源豐富但經濟欠發達的西部、北部地區大規模投資綠電項目,然后通過特高壓輸電大通道實現綠電調入,改善自身能源結構,如此全國一盤棋,會出現怎樣的新變化?


      借助能源市場的調節劑,無疑將形成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東部發達地區通過大量購買綠電反哺西部、北部欠發達地區的發展格局,而西部、北部欠發達地區則利用自身的可再生能源優勢滿足東部發達地區的節能降碳需要,從而實現在不增加國家財政負擔的情況下,縮短東西部地區的經濟不平衡差距,真正兼顧減排和發展。


      籍此,中國的能源版圖和經濟版圖也會發生巨大的變化,一個新的大循環格局將由此而誕生。我們測算,以到2030年我國風電、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要達到12億千瓦以上為目標,僅綠電跨區交易一項所產生的現金流就可望占到西部、北部相對不發達省份GDP的近10%,非??捎^。加之東部地區的大量投資,以及新增就業機會等,現金流可能還會翻倍。


      平臺期已至,中國有潛力在“十四五”末或“十五五”初碳達峰


      中國城市能源周刊:中央在分解任務目標,以及各地在制定碳達峰、碳中和路線圖時要如何兼顧區域間以及城市間發展的不平衡?如何體現因地制宜?


      鄒驥:中國在分解任務目標時:首先,要堅持“全國一盤棋”思路。評價標準就是要費用效果最優,即在成本最小的前提下實現既定目標;


      其次,要堅持比較優勢原則。即分解任務目標時要著眼于不同地區的經濟發展水平、資源稟賦、文化和政治意愿,以及營商環境等的比較優勢統籌考量。


      最終有些地方需要領先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甚至負碳排放,而有些地方只需將碳排放降到最低即可。也就是說,要注重系統最優,而不是每個個體都要碳中和。


      中國城市能源周刊:有專家提出我國半數以上省市應在“十四五”期間實現碳達峰,從而為“十五五”期間全國碳達峰創造條件,對此您如何看?


      鄒驥:我們判斷,中國已開始進入到碳達峰平臺期,或者說已非常接近碳達峰狀態。換句話說,中國的碳排放可能還在微量上升,但大幅度上升的條件已不具備。


      據測算,中國有13個省市的碳排放約占當前排放量的40%,已大體實現碳達峰;還有10個省市的碳排放約占當前排放量的40%,接近碳達峰;只有7個省市的碳排放還在繼續增長,約占當前排放量的20%。


      在未來五年,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如能保持在6%左右,我們認為到“十四五”末或“十五五”初,中國有實現全國碳排放達峰的潛在可能性。當然,現實中一些不可抗力雖無法預測,但即便如此,在2027年、2028年中國大概率可以提前實現碳達峰目標。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