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rzr22"></progress>
    <th id="rzr22"></th>

    <rp id="rzr22"><strike id="rzr22"><kbd id="rzr22"></kbd></strike></rp>

    <dd id="rzr22"></dd>
    <tbody id="rzr22"></tbody>
    1. <em id="rzr22"></em>
    2. <button id="rzr22"></button>
      曹仁賢:呼吁適度上調新建光伏電站上網電價
      發布者:admin | 來源:北極星電力網 | 0評論 | 854查看 | 2021-11-06 16:45:07    

      一、全球商品價格普漲推動光伏行業成本上升


      2020年以來,大宗商品價格一路走高,推高能源價格。為體現成本變化對電價的影響,10月11日,國家發展改革委下發了《關于進一步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的通知》,將市場化交易電價的浮動范圍擴大為±20%,且高耗能企業市場交易電價不受上浮20%限制。從目前的實施的情況來看,各地的成交電價基本在上浮20%左右。詳見《電改首日交易,山東、江蘇交易電價上浮19.8%以上!》


      在大宗商品普漲的大背景下,光伏行業亦不能幸免。2020年下半年至今,多晶硅價格一路上漲,加之光伏產業鏈其他材料、設備的上漲,另外光伏電站還普遍要求配置一定比例的儲能設備,用以輔助新能源并網,又額外增加了光伏電站5%-10%的投資,總體看今年地面光伏電站的發電成本增加了20%-25%。然而,由于光伏發電執行“燃煤發電基準價”,該價格并未隨市場情況發生變化,導致今年光伏電站投資回報率急劇下滑甚至虧本。


      image.png


      二、根據市場情況上調保障性收購價


      當前,新能源發電量由國家采取保障性收購,希望保障性收購價格也能逐步走向市場化。當市場情況發生變化時,保障收購價格也隨之進行調整。


      《可再生能源法》規定“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的上網電價,由國務院價格主管部門根據不同類型可再生能源發電的特點和不同地區的情況,按照有利于促進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和經濟合理的原則確定,并根據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技術的發展適時調整”。事實上,光伏發電成本與各地燃煤基準價無關,其度電成本取決于光照強度、初始投資、息稅及非技術成本。


      因此,2013年以來,我國管理部門一直根據這些變化的市場性因素,將光伏項目的保障性收購價格共調整了7次。


      在無補貼時代,光伏電力的發電成本可能會高于或低于當地煤電價格,且煤電價格本身也是波動的。在煤電價格市場化波動的情況下,仍以固定的“燃煤發電基準價”作為光伏發電上網電價是不科學的,也有?!犊稍偕茉捶ā肪?。因此,根據光伏發電當期成本和合理收益厘定上網電價是下一步價格改革的關鍵。


      什么是光伏發電的平價?筆者認為,平價是指光伏發電的上網電價達到大部分消費者基本可以接受的價格,并適當考慮生態效益貢獻,而不一定是燃煤發電基準價。今年9月,綠電交易試點啟動,電力用戶可以直接與風電、光伏項目交易,以市場化方式引導綠電電力消費,體現了綠電的生態價值。


      當前我國正逐步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調動各方投資新能源項目的積極性,是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舉措。


      今年前三季度,全國光伏裝機不盡人意,很多地方光伏電站成本和收益倒掛,投資商只能暫緩或取消項目建設,盡管長期看光伏發電成本呈下降趨勢,但短期的困難也應該給予重視。我們呼吁價格主管部門適度上調新建光伏電站保障性收購價格,并根據成本變化適時調整,促進光伏行業健康可持續發展。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最新資訊